参与深圳VR/AR产业大会有感



  • 0_1449669027109_444.jpg
    0_1449669065533_445.jpg
    参与深圳VR/AR产业大会有感
    昨天刚来到深圳,深圳的天灰蒙蒙的,刚从上海过来的我苦笑道,深圳难道也有雾霾?不过当我的脚第一次踏上深圳这块土地,这些疑问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原来深圳也比较寒冷啊。虽然冬季15度的天气,对于常年生活在上海的我来说,是暖和许多,但一阵凉风让身穿薄西装的我,依然感到了一阵凉意。
    我已经没有精力来细细品味深圳的高楼大厦了。2015年这个时候,深圳的速度让来自上海的我也不得有一丝松懈。还好,深圳的地铁系统和上海的差不多,我很快就赶到了会展中心站。在那儿我要参与VRAR行业大会,这场大会很可能即将改变我们的生活。
    可能是来得比较早吧,我很快地入场了,选择了一个有利的地形,连行李都没有寄存的我望着大大的横幅、匆忙调试工作人员,期待着几个小时后的热闹场景。
    很快,会场中与会的精英已经坐满了整个会场,还有一些朋友们被迫站着观看会议。我差一点忘记了还有产品展示的环节,幸亏喝主办方带来的水,让我在去卫生间的途中,有幸体验到了两款VR产品。一款给人感觉沉稳大气,VR眼镜是特制的,展示的作品是茫茫的太阳系。另外一款产品则是我喜欢的二次元方向的,虽然做工采用了便宜讨好的卡板,设备也是来自于手机,但是二次元萌妹子的跳舞还是让我这个技术宅有一种想要沉浸其中的快感。
    回到了主会场,业内的前辈、大佬们开始逐个展示他们对VR、AR的独到见解。这是一个非常难得机会,我深深地感到古训“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真正含义。VR和AR兴起于美国,兴盛于中国。目前在这个新兴的领域既有巨头的布局以及蓄势待发,也有诸多小微企业冲锋陷阵、勇攀高峰。这些兴盛的现象的大背景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拥有最大的中产阶级。根据马斯洛需求模型,在满足低层次需求后,大家开始追逐较高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就像一位专家在讨论会上所说的,大家追求的就一个字:“爽”。就这一个字,足以催生数千亿级别的市场,让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热血沸腾,浮想联翩。
    但,一阵疯狂之后,我们不免会反思自己。VR、AR产业落地的问题,现在仍然是较难解决的一大问题。在硬件领域,VRAR设备技术要求高,导致成本降不下来,如果是C端的话,势必会将成本负担转嫁到消费者,这是消费者不愿意看到的。此外,设备供应链长,硬件标准不统一,这些都是企业家们颇为头疼的事儿。在软件领域,由于操作系统、SDK、中间件的不完善和碎片化现象,让开发者们望而却步,此外,VRAR开发具有较高的技术门槛,虽然Unity3D、Unreal能够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但过多地依赖这些游戏引擎厂商也会带来额外的商业风险。
    这些问题复杂且难以解决,让我几近绝望。假设世间有神的话,我恳求神,希望在中国这片大地上创造出专用VR和AR的操作系统,就像十年前Android一样;希望在软硬件方向大家都能够制定出相应的行业规范,让更多上下游的人员加入进来,这样VR和VR才能普及开来。
    想到这里,我手里握着自己的app产品,有点感到无助:我们这款名叫萌梦的app,虽然是自研的渲染引擎,虽然结合了语音识别,虽然结合了人工智能,虽然有了自己小生态的雏形,虽然是我两年以来的心血……但是离行业先进水平、离我热爱的AR,还相去甚远。怎么办呢?难道就不再走下去了吗?我拍了拍自己的脸,给自己鼓劲儿,我们还有希望:现在很多人都聚焦我们这个行业,源源不断的投资正在涌入这个能够迫切对人们生活带来变革的行业,许许多多献出数年宝贵青春的同行们一直在守望在这个行业……
    AR和VR,这个看似离我们非常遥远的未来产业,经过昨天大会的熏陶,让我好似拨开了迷雾,眼前愈发清晰。我相信,我们正处于黎明前短暂的黑暗,前景一定是光明的!



  • 先顶再看。筹够八个字。


  • 管理员

    期待AR和VR真的进入人们的生活中。



  • 先瞅瞅,再看看,多想想



  • 着实牛逼,着实牛逼!


  • cid:6:privileges:topics:read

    支持AR与VR的发展。



  • 支持AR与VR的发展,加油!


登录后回复
 

与 萌梦社区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