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 · 不见工大



  • 首发qtDream,转载请注明出处。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我背着沉重的包袱,离开了工大。
    出了东门,我懦弱地求同行的星风:“我们打车吧”。
    他回头深情地看了一眼即将离开的工大,淡淡道:“好”。
    我逃也似地把行李装进出租车后备箱,一刻也不敢等,生怕一回头,就再也迈不开离开的脚步。
    耳机里放的是听了四年的《流川枫与苍井空》。

    这样的故事,每年都发生,在这城市之中。
    这样的故事,每年都结束,消失在风中。

    这一刻我觉得它真不是滋味,切到了下一首,是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就要降临,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我惶恐地摘下耳机,听得星风在说:“都要走了,还不给个好天气。”
    我看向窗外,那是熟悉的,株洲的,雾霾。

    到了落脚处,S师兄已经准备好了酒菜为我接风洗尘。
    “离开的感觉如何?”他问。
    “嗯?”我停住正欲夹花生米的筷子,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道:“就好像这酒里的气泡,迫不及待。”
    “是么?”他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一眼,尔后端视着自己的酒杯,又问:“那你觉得,工大和太阳,哪个更远呢?”
    我懂得他的意思了,我想起十二岁那年,独自一人背井离乡前往异地求学,离开时母亲的百般叨扰,又是生活,又是学习;我的满不在乎,心中只有对未知世界的憧憬。信誓旦旦地答应她我会照顾好自己,会好好学习,绝不惹事。
    然而第一次放假回家,再见到伊时,我竟然哭了,哭得莫名其妙,哭得撕心裂肺。但伊却并不问缘由,只是抱着我的头,笑道:“哈宝”。
    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到“远”,虽近在咫尺,却恍隔天日。

    “我以为...”
    他望着不断浮出液面的气泡出了神,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良久,才缓缓开口道:“曾几何时,我也和你一样,一心只想快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而,然而等再也回不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中的残酷。”
    “那是什么呢?”我问。
    “不过是由不得你不开始,由不得你不结束。就如这杯中的气泡”说着他一口将酒喝完,“在不恰当的时候开始,却无法在合适的时候结束。”
    我感到一阵恍惚,仿佛听到庞麦郎在唱“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就要降临,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必须要离开。
    我想。

    啊,多么痛的领悟。
    是啊,我们必须要离开生活了四年的学校,必须要离开那默默暗恋未曾表白的女孩,必须要离开这里每一把坐过的椅子,每一处躲过雨的屋檐,每一个可爱的人。
    被推着走,由不得我们不开始,由不得我们不结束,跟着生活流的无奈。

    我举起酒杯,手已在微微颤抖,艰难地做出一个“敬”的动作,然后将它一口饮尽,努力克制住想要打的嗝,嗫嚅地问他:“那在你看来,谁更远一些呢?”

    “举目见日,不见,工,大”。

    PS:本着丰富qtDream内容的想法,从自己写过的那些蹩脚文章里挑出了这篇还算能看的心情日记,还请看官们多多担待



  • @药师

    写得一手好文章。



  • @qyvlik 谢谢~



  • 满怀激情的人啊。。。



  • 哈.哪家工大😀



  • @gnibuoz 湖南的



  • 湖南工业大学?株洲?



  • @maidanm 是的呀



  • 你是哈工大还是合工大的啊?我是合工大的师弟。😂



  • 写的挺好的,,,,,



  • 由不得你不开始,由不得你不结束


 

最近的回复

关注我们

微博
QQ群











召唤伊斯特瓦尔